三流写手|什么cp都吃

关于

【周泽楷中心】一天

 ◆去年一直没写完的给小周的生贺【其实我手稿真的早就写完了

 ◆ooc注意

 ◆私设一大堆注意

 ◆复制两秒钟,排版一小时系列【

01.周泽楷

 

周泽楷一觉醒来,上海五度——但体感温度还要低上两度——的气温让他在床上度过了堪比两分钟的梦幻一小时。

这使得他在洗漱上所花的时间是平时的三分之一,他急匆匆地冲去家门,连母亲放在桌上的早餐都没吃。他在校门口意识到这个残酷事实,只好在旁边的路边摊买了一个蛋饼油条。

“这正好是最后一个呢,”买早点的阿姨帮他打包,“今天有好运啊小伙子。“

“……谢谢。“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周泽楷还没来得及跟随同桌吴用的脚步开溜,就被数学老师抓过去当苦力搬作业本去了。

他回来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惆怅,担忧自己错过一场篮球赛,然后就在课桌底下发现了孤苦伶仃的篮球。

周泽楷:……

吴用脚跑得比脑子快,光是记得打球,却忘记带球。难得这几个星期他们体育老师出去交流,代课老师态度极好,让他们集合完了就自由活动。现在他是真自由,和其他人占着一个篮球场自由地互相对视,使得空气里充满了快活——快不想活——的气息。

好在周泽楷来的够快,并且球来得比他人快。吴用接住周泽楷扔过来的球,招呼其他人到,“来!开局!”

打到一半,吴用突然朝周泽楷吹了个口哨,“周泽楷,有妞在看你!”周泽楷一愣,吴用趁机带球过人上篮,三分,一气呵成。

“歇会儿。”吴用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看见周泽楷朝他投过来一个十分凉薄的眼神。

“别啊兄弟,”吴用递了瓶矿泉水给周泽楷,“是真的有妞在看你。那边,第三排最中间那个看到没有?”周泽楷下意识往他说的那个方向一看,不小心和那个女孩儿对上了眼,女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旁边的姑娘们一下子笑开了,一个劲儿地在起哄。

周泽楷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移开了视线,耳边却又响起吴用大惊小怪的声音:“我去!那个好像是隔壁班班花来着,兄弟你艳福不浅啊!”

周泽楷不轻不重地踢了他一脚,吴用瞅了瞅他,“不是吧兄弟,你耳朵红了?”

“打球!”周泽楷气道。

“打打打。”

几分钟后场上传来吴用杀猪般的叫声——“周泽楷我偷你方便面调料包了啊打球打这么狠!”

周泽楷的一个远方表哥今天要从G市过来,说是要给他庆生,哭着喊着要周泽楷放学后去机场接他,顺便给他带一个老牌店的招牌面。周泽楷一向拿这个死皮赖脸的表哥没有办法,只能应下来。

他上了公车,坐在后排一个双人座靠里的位置,随着上车的人越来越多,他心里就有点七上八下。

无他,只是车里人多的都快站不下了,他旁边的位置却没有人坐。周泽楷看着窗外,认认真真地想:“我是不是太丑了?”

还好后来上来一个正打着电话的年轻人,匆匆忙忙上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他的心才稳了下来。

那个年轻人好像遇到了什么倒霉事,满脸沮丧,那哀伤的气场仿佛要把整个公交车都给笼罩了,周泽楷听见他小声的抱怨:“我跟你说我真是倒霉透了——你还笑,要不是为了跟你见个面,我至于吗!难得逃课一次居然还撞上电视台采访,靠!”

周泽楷:……

过了几分钟他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家开了几十年的小店,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店面也小,但这里的东西味道却是一等一的好。

周泽楷那个远方表哥就曾因此痛哭流涕的表示来生誓作S市人,今生就算了,毕竟他工作身家全在G市。得亏如此,否则周泽楷怀疑自己如果长时间地和这么一个话唠表哥呆在一起,不出多久就得神经衰弱。

口碑好自然排队的人也多,又正值放学下班之际,周泽楷在寒风中排了半个多小时,轮到他时,却有一个女声陨石似的砸到他前面,接着一个女孩子极其巧妙地穿过人群蹿到了柜台前挤开他:“老板,一份招牌面!”

 周泽楷刚涨了张嘴,一个“老板”都还只喊出来一个“老”字,剩下的就全被这姑娘给挡回去了。这姑娘还回过头来朝他笑笑,声音里满是漫不经心:“同学,让让我啊。我赶时间。”

周泽楷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想说他也赶时间,他买完要去机场,这年头打个出租费事的很。可他还未能出口,女孩又道:“一碗面而已,没那么小气吧?”

周泽楷于是隐晦地看了一眼手表,盘算着把时间推后十分钟,稳妥估计的话二十分钟打上出租……

他不擅长讲话,也委实不愿争辩些什么。

“姑娘,这不好吧?”还没等周泽楷思考出个结果来,就有人出了声。那是一个拿着手机的年轻人,就站在周泽楷身后。他刚才本来戴着耳机在讲电话,见此摘了他的耳机,客客气气道:“这么冷的天,大家谁也不容易。这个同学在这里也已经等了很久了,他刚才看了几眼表,恐怕也是有急事。总不能你的事情叫急,别人的就不算了吧?”

这姑娘大概是在过于好的环境里长养出来的,平时没怎么被人说过,当即“哼”了一声,见周围人都在看她,面上颇有些挂不住,留了句:“一碗面而已,我还不稀罕呢!”,走了。

周泽楷看着那个姑娘离开的背影,向那个年轻人道了声谢。年轻人笑了笑,他笑起来很好看,整个人带着一种温和的气质,连周泽楷都忍不住想多跟他说两句话:“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

年轻人点了点头,“来见个朋友。听朋友说这个店的东西好吃,尤其是招牌面,就过来试一下。”

周泽楷点点头,对老板说:“两碗招牌面,一碗打包。”

他付了钱,面上来之后他拎起那份打包的,把另外那碗推到年轻人面前:“请你。谢礼。”

年轻人已经重新带上了耳机,等他反应过来时,周泽楷已经转身走了。与这个话少的少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耳机里传来的那个叽叽喳喳吵了半天的声音,年轻人实在忍不住,“你已经讲了三遍了,再讲我就挂电话了于念——人家采访都采访完了。”

“姓江的,”电话那头怒道,“我都这么倒霉了,你忍心这么对我么?”

“忍心。”姓江的慢条斯理地拆开一次性筷子。

        

周泽楷被一个男人给搭讪了。准确来说搭讪他的也算不上是个男人,是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穿着大衣,叼着根烟,站着没怎么有精神的样子。但他眉目很好看,让人忍不住要注意到他。

他原来是到周泽楷旁边的自动贩卖机旁边买水,眼睛随便一瞥正好瞥到周泽楷手机界面,起了兴趣。

“玩PLAY啊?”他坐到周泽楷旁边问。PLAY是出品荣耀那个公司推出的一个类似于马里奥的小游戏,以其变态的难度声名在外,很多非职业荣耀选手都拿这个来练手速。

得到周泽楷肯定的回答后,少年点了点头:“两个A,不错啊。”这个游戏里三个A是最高,次一点的就是双A,但也鲜少有业余爱好者能拿到这个分数。

周泽楷:“谢谢。”

他不免有些心不在焉,他刚才的那一局已经反复玩了一个多月了,依旧是这么个结果。他手速是没问题的,可惜开了HARD模式,不仅要考虑手速,还要考虑技能的配合。里面有个点他技能总是配合不好,越不过去,只好绕路。那三个A的一个就扣在那个绕路的行为上了。

他点开刚才的存档,又越了几遍,依旧没过去。旁边那个少年突然出声:“你在这里再加个跳跃。”

周泽楷转头看他,少年放下手中的水,眨了眨眼。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他,“落不到。”

“落不到到目标点就落不到嘛,不用局限于游戏死板的设定。”

少年轻车熟路地接过他的手机,“这里不是有个机关?你落到这个位置后再一个跳跃,然后一个前扑。看,过去了。”

他说的简单,可实际操作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周泽楷看着他手指蝴蝶飞舞般在屏幕上碰过,心里做出了判断,做不到。

这个少年用技能的时间把握得太精准了,稍有不慎人物就容易死,周泽楷自认还达不到他的水平。

他接过少年递回来的手机,眼尖看到他裤兜里露出一角的荣耀卡。他问:“你是……荣耀的职业选手吗?”

少年大大方方道:“是啊。你也玩儿荣耀?什么职业?”

“神枪手。”

“哦,那是个不错的职业啊。我玩战斗法师。”

“职业选手……都像你这么厉害吗?”

“……其实我很厉害的。”少年笑道,“你将来要去打职业的吧?不然可惜了。”

“嗯。”

“那赛场见咯,我要去找我队友了。”

少年摆摆手,转身走了。

周泽楷道:“赛场上见。”

 

“听说叶神这几天在这里有比赛!”喻静深一把搭住他话少的远方表弟的肩膀,“虽然已经结束了,不知道能不能有那个运气碰到他……”

你其实是为了这个才来的吧?周泽楷无奈地想。

“对了——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提示:手办!“

周泽楷心里微微一动,荣耀官方最近出了官方手办,他看着神枪手的图片就心痒,奈何刚换了键盘,把他的钱包烧个底掉,只能望手办兴叹。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发誓如果他被送了神枪手的手办他就负责这个人这辈子的面。

喻静深:“是战斗法师!惊喜吗!“

周泽楷:“哇。“

“对了表弟,你竞技场胜率多少了?我最近提到百分之七十了哦。”

“百分之九十一。“

“胜率这么高也太让人聊不下去了吧!小周你想没想过打职业?“

周泽楷说:“嗯。“

“说起来神枪手这个职业还没有出现过特别有名的选手呢。战斗法师有斗神,拳法家有拳皇。那我想想神枪手——要不就叫枪王吧,当个枪王吧小周,听起来就很帅!“

“好。“周泽楷说,”那就枪王。“

他说得那么风轻云淡,让喋喋不休的男人一时怔住了。

他见这个弟弟见得少,但了解得很深。他这个弟弟腼腆,沉默,这样听着,让人不免觉得这个人有些畏畏缩缩的意思。可实际上周泽楷是个很靠谱的人,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绝不信口开河,连玩笑也只会象征性地附和。

他一旦给承诺,就给的很重。

然而就在这一天,机场里人来人往吵得要命,往外看是暗沉沉的天,并没有许诺必备的漫天云雨或万里晴空。

他想了想又笑了。

他看着周泽楷,想他每次安静呆在喧嚣旁边,想他每每先人一步错开对上的眼睛。

他一直觉得周泽楷像个行走的雕塑。好看,安静。

因此当他第一次看到周泽楷玩神枪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的想象中这个神枪手绝不可能那么张扬,他应该沉默寡言,冷不丁给你来上一枪,在他的射程内你无处可逃,这是因为你无法找到他,而不是因为他无处不在。

就如同他另外一个在生活中唠唠叨叨的远房侄子在游戏中也把别人烦的不行一样。

可他今天一下子从周泽楷身上看到了那个神枪手的影子。那个子弹从不虚发的神枪手,他在战场上行走犹如君王巡视他的领地,他的每一道攻击都犹如神明降下神喻,死亡的意志就那样缠绕到了对手的脖颈上。

——那样的张狂与耀眼。

“那我等着和你的冠军奖杯合照咯,”他勾住周泽楷的肩,“对了——”

 

“生日快乐。”

 

02.杜明

杜明早上八点起来,慢悠悠地踱步去买早餐。

他前几天去参加在外地的堂姐的婚宴,请了一星期的假,不料回家回早了,以至于他可以看着别人匆匆忙忙上学的背影感叹:“生活真是艰辛啊。”

好想他自己不是每天踩点进教室的一样。

人不做就不会死。杜明看着慢悠悠收摊的早餐摊阿姨,颤抖地问:“真的没有蛋饼油条了么?”

“没有啦~”阿姨笑眯眯地说,“今天有事要早点收摊就没做太多。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年轻人要珍惜光阴啊!”

 

03.吴启

吴用打开门,在门口的鞋架上发现了一双并不眼熟的鞋子。

“回来了?”他妈招猴似的招他,“你表弟来啦!”

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吴启朝吴用挥了挥手,“哥!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和朋友打球。”吴用坐到吴启身边去,“好久不见了,弟弟。”

 

04.吕泊远

“我真不敢置信,”吕泊远搀着杜明,“你居然因为一顿劣质早餐拉肚子拉到去看医生。”

“少说点话是会让你下地狱吗?”杜明朝吕泊远比了个毫无杀伤力的中指。

“公车来了,别丢人了。”吕泊远按下他的中指。

 

05.佟林

“你好,请问你需要些什么呢?”

“豆花有吗?”

“有的。”

“有甜豆花吗?”

“没有。”

“那有不放盐的豆花吗?”

“有的。"

“有糖浆吗?”

“???”

“没办法我真的想吃甜的,老板通融一下呗。”

“对面面馆有甜面。”

 

06.

这时,孙翔还在上学的路上。

 

-END-

感谢阅读!!!!

尝试了一直想写的一种题材(我爱这种美丽的巧合)

有一些情节有些牵强非常抱歉,因为我自己也是不怎么会说话ORZ

现在看自己去年写的东西真是五味杂陈。希望今年我能给小周更好的贺文www

ps.

由于某江副队和于某某以及叶某和黄某某在01段已经有所提及,就不单独写啦。

  

评论(2)
热度(30)

© 想要好好学习的混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