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写手|什么cp都吃

关于

轮回队员们在元宵节时究竟干了些什么(下)

    
        ◆段子合集
        ◆下篇主周泽楷江波涛和孙翔。
        ◆上篇见主页(老年人不会加链接π_π)
        ◆ooc

        ◆轮回战队没训练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系列

        
        07、
       
       于念扒拉着门缝露出一副贼眉鼠眼,乖巧道:“队长晚安。”

        杜明隔着房门发出做作的悲吼:“对不起了两位!我最近对男孩子过敏!”

        周泽楷:“……”
        
        时间拉回到两分钟之前,在得知孙翔把他们两个人的钥匙一起锁在他房间之后,面带微笑的江波涛风轻云淡地抢过孙翔的手机,不容置疑地删掉了他手机里所有的小说。在孙翔的哭嚎声中对众人道:“你们谁愿意——”和我或是孙翔凑合一晚。

        话还没说完,有几个人就没影了。
        
        开玩笑,和江波涛睡一晚。

        于念正在刚建立的讨论群里忽视自己跑上楼时差点摔了个狗吃屎的客观事实,大肆吹嘘自己是如何迅速和神勇地躲开了江副队的魔掌。

        “上次和江副队睡——那个起床气简直了!真是吓死我了!”

        “那有什么!你是没和孙翔睡过!”杜明手速飞快,“我从来没有见过讲梦话讲三国演义的!还讲的那么跌宕起伏!”

        “那叫‘抑扬顿挫’,有点常识好吗哥们儿【白眼】。”佟林跑上楼时居然还不忘顺了一碗汤圆,他一边嚼汤圆一边鄙视杜明,顺手卖了一把吕泊远——

        “说梦话这事谁比得上吕泊远,他上次在我旁边说了一夜的西厢记!还是耽美版的!我严重怀疑这个同志背着我们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佟林睡觉打呼。”吕泊远反击,“打呼猛如虎啊猛如虎……”

        “你放屁——你睡觉还磨牙呢!”佟林不遑多让。

        
        于是他们就开始撕逼,互相揭露对方睡眠情况,一时讨论组里乌烟瘴气,放眼所见全是诸如“我和他睡的时候”“我和你睡过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们有没有和方明华睡过”的话,让人感觉误入了某个大型约炮交流会现场……
        
        以至于周泽楷坐在车里无意瞥了一眼讨论组——

        “你们谁和队长睡过?”

        “一定有人和队长睡过!”

        “我想知道队长睡起来是什么样子……”

        “上次江副队是不是和队长睡了!”

        ……

        
        周泽楷带着一种莫名的失去贞操的怪异感,触动键盘。

        
        【周泽楷】你们
        【周泽楷】加训
        

        于念代表广大轮回群众喊出了他们的心声:“哪个不长眼的把队长拉进讨论组啊——”
        
        08.

        #如何让轮回队长答应你的请求#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默默放下手里的汤勺,准备偷偷溜走。

        江波涛说:“队长。”

        周泽楷:“呃……我那个……”

        江波涛:“谢谢队长收留。”

        周泽楷:“……嗯。”

        
        09.

        周母打开门,江波涛抢先一步出声:“伯母好!”

        周泽楷:“伯……妈。”

        在周母“小江啊”的招呼声中,周泽楷不引人注意地给了某个缺德的副队长一肘子。

        
        10.

        江波涛此人样貌颇为端正,但心术极为不正。他进了周泽楷家门,用花言巧语哄的周母心花怒放,周父表示此子将来必定大有出息。两人还一致表示小江同志可将这里作为备用补给点,有事没事都可以过来吃吃饭……

        周泽楷看得心头火起,只能死命地往江波涛碗里加汤圆,以期能堵住他的嘴。

        
        11.
        周泽楷家客房堆了杂物,一时清理不了,好在周泽楷床够大,睡三个男人不成问题。

        江波涛拿着刚拆的牙刷杯子去洗漱了,周泽楷在书桌前用笔记本整理这几天的训练资料。

        孙翔盘腿坐在床上,正在玩一个和荣耀同属一个公司开发的,叫做“PLAY”的单机游戏。这游戏练手速和反应力,很多职业选手有事没事也来玩一把。

        一时间各人做各人的事,房间里就显得格外安静。

        孙翔输了今晚的第十七把,他眨巴眨巴眼睛,情绪突然有点低落。

        其实他元宵节前又双叒叕被在众目睽睽之下叶修虐了一把,正怀着满心愤懑与不甘在房间里对玩偶出气,就被于念叫魂似的叫出去过节。之后吵吵闹闹,他也一时忘了这事儿,可如今在没有那些混账的凉薄月色里,在第十七次失败,屏幕中小人变成灰色的空洞目光的注视下,他又一次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失败。

        许下过的豪言壮志冷冷地拍打他,过去为他加油打气的人们现在对他发出轻蔑的冷笑:“哦——孙翔啊,又输了吧。”

        人们曾有多么吹捧他,现在就有多么轻视他 ,甚至于开始否定他过去所有的成就——“打这么烂,过去怎么拿的奖?是老天看他可怜给的运气吧。”

        他有一刹那近乎是动摇的,一叶知秋的账号卡就放在他的裤子口袋里,此时仿佛有千斤重,钩了他的心一直往下坠,不知要坠到哪里去。

        周泽楷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回头看他。

        这个少年的眉头几乎总是寄居着不可一世的狂傲与无畏的,可此时他耷拉着眉眼,那蛰伏其中的怀疑与自卑也悄然显露。一而再再而三的惨败和他人的嘲讽像是线刃一样细致地把他的心割开,乍一看还完好无损,一动便七零八碎,碎成几摊腥腐的血肉。

        他拿出那张代表着一叶知秋的账号卡,手指像抚摸情人温热的肌肤那样慢慢抚过卡上的花纹——显然他是极珍爱这张卡的。

        在某个时刻他捏紧了它,仿佛这张卡不时便将长出翅膀离他而去,因此他强硬又冷酷地抓住它,不想让它有其他的选择。

        可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又和这态度是截然相反的,他说:“队长……我是不是还不能拿到这张卡?”

        ——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少年啊。

        
        12.
        “花架子,娘娘腔。”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说,“过去我刚出道时,人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孙翔有些讶异地看着他。

        周泽楷偏过头去躲开他的目光。

        他是长的极好看的,五官精致,皮肤在灯光下泛着一股象牙似的白。很瘦,背却很挺直,从下颚到脖颈是一道异常好看的曲线。他整个人又是安安静静的不怎么说话,坐在那里时好像一副静止的风景画。

        这样的人是招姑娘喜欢的——在无数个谈及到轮回队长的访谈里都有着这样或类似的话语。

        也确实是对周队长的惊鸿一瞥,成为了许多姑娘买走荣耀账号卡的契机。

        然而坏就坏在这里。

        一个初出茅庐毫无名气的新人,凭着一张脸而不是技术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注目,他如何不使人厌恶,不使人唾弃呢?

        你已经名声大噪,就一点错误就不能犯,犯了你便是虚有其表。谁管你失误时是身体不适还是其他?

        你在他们眼里就是错漏百出。

        ——“周泽楷这人这么拽成这样,记者问问题只回答那么几个字,当自己多大咖?”

        ——“zzk粉正赶来现场,po主小心了【狗头】”

        ——“谁叫人家长了那么一张脸,没办法嘛”

        谁管你喜不喜欢说话,适不适应这种场合?

        你只有变得更好,才能摆脱那么稍稍一小部分的非议,因为即便你拿了冠军,他们还是会把你的所有成就归结于运气,归结于队友。

        仿佛这么说他们就是高高在上了。

        因为他们在屏幕外,不知道你在深夜里留下过多少泪水,不知道你的手指磨坏过多少键盘,不知道屏幕上那看似普通的一击花费了你多少的心血。他们只看到你的失败,你的崩溃,然后把你变成他们聊天时的一个笑料。

        “很多时候……”周队长卡了壳,使劲从脑子里挖词汇:“别人的话是……不能当真的。”

        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你自己要知道,要知道自己的努力,要知道自己的珍贵。

        “孙翔,你很好。”周队长说,“我们都知道。”

        
        13.

        “他睡了?”江波涛在周泽楷旁边坐下,指了指在床上一动不动宛若被抛尸的人体。周泽楷点点头,问:“你都听到了?”

        江波涛道:“他还是小了一点。”

        还是不够成熟,既是勇往直前也是横冲直撞,有多容易热血上头砸下豪言壮志,就有多心智不坚易受人言影响。

        周泽楷露出一个很寡淡的笑容来:“风水轮流转。”

        “……你别也开始瞎用成语,以后离杜明远点。”

         江波涛眼睛里带了点笑意,轻声道,“你那时候要是有他这么好哄,我们那时候得省多少心啊,之后连个‘谢谢’都没捞着,也没请我们吃饭。”

        “给你们做装备的材料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周泽楷小声反击他。

        然后他说:“谢谢。”

        他遭受风言风语的时候,也是被人这么小心翼翼地安慰着,默默地支持着,让他在风雨飘摇中不至于迷失方向。

        讨厌人群的佟林会挤进记者堆里用手勾住他窘迫的队长,那他宅在训练室里柔柔弱弱的单薄小身板挡住那些记者的尖锐问话:“不好意思啊各位,我们队长还有事。”

        方明华会向媳妇儿虚心请教饭圈用语,注册小号跟那些职业黑们搞些丢脸面的幼稚吵架,有时还会有几个现已改名成“追不到唐柔吃铁三斤”“为什么不自宫呢”“榴莲纳豆酸奶冰激凌炒鸡蛋”的奇怪ID为他加油助阵。

        江波涛看着他们队长,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练习到深夜,在别人质疑轮回的时候一反常态地出长言反击,把失败的过错全部都包揽在自己身上,佟林随口一说就花了一星期的时间为他收集稀有材料的周泽楷。

        他不会说话也讨厌说话,所以他所有的感谢关心在乎都是用行动来说明的。

        在无数次他们濒临绝境,觉得取胜无望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不常响起的声音在他门身后支撑着他们。

        就是这样的一种相互支撑与信赖,组成了今天的轮回。所以哪怕是在失败过后,他们也依旧能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因为无论是得到什么样的遭难也好,都有人在自己身边陪伴着,他们永远有再来一次的勇气。

        这就是轮回。

        轮回者,生生不息。
        
        14.

        江波涛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被右侧孙翔的梦话吵醒了。

        孙翔说梦话,睡在他左侧的周泽楷也似有所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准确无误地捂住了江波涛的嘴。

        
        15.

        早上周泽楷醒的最早。

        他默不作声地起床,然后弄醒了孙翔。

        孙翔在找鞋子,周泽楷对孙翔说:“麻烦你叫江副队起床了。”

        孙翔正深陷于在他看来患了交流障碍的队长绞尽脑汁安慰他的感动之中,十分痛快地答应了:“好的队长!”
        
       16.

        周泽楷从房间里出来,抬眼就对上了在他家餐桌上吃早餐吃得正欢的于念佟林等人。

        吕泊远刚刚拍完伯母马屁,转头一看队长就笑喷了:“队长你还穿粉色小熊睡衣,好丑啊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我妈买的。”

        吕泊远十五分钟的马屁顿时成空。

        
        17.

        一队人浩浩荡荡地从周泽楷家里出来奔向俱乐部,好似非法聚会现场。

        
        18.

        方明华在训练室里独守空闺,表示他听闻断网之后十分悲怆,以至于只和自家媳妇儿享受了二十三个小时五十五分钟的花前月下——然后他就惨遭其他人暴打,只好供出媳妇儿让他带过来的牛肉干以平众怒。

        众人心情大好,已经快脱离杂食动物换上食肉动物标签的孙翔说:“我永远爱嫂子!”

        方明华:“谁TM准你爱了吗?!”

        孙翔:“……那我勉为其难地爱你好了。”

        然后他们两个同时面色惨白地对周泽楷说:“队长我出去吐一会儿……”

        周泽楷:“……”
        
        19.

        江波涛走过来,“别瞎闹了,今天有和兴欣的训练赛——”

        训练室里的叫声此起彼伏。
      “兴欣!”
      “队长我举报杜明在流口水!”
      “我想对叶修!”
      “等等等等是今天吗我有个东西想给你们用来着可是还没测试完呢——”

        
        这些声音激得挂在墙上的钟一抖,分针又走过一个格。
        ——上午九点。

        这是元宵节第二天,过不久就是惊蛰了。

        -END-

        感谢阅读。

        ——来自一个电脑坏了存稿全完蛋,只能现在才更文的倒霉蛋。

        谢谢给我留言的小天使,你给了我很大很大很大的鼓励,真的非常感谢。这几天过的很混乱,重新写东西的时候感觉又失了原来的味道,但总算是写完了。

        之前写上篇的时候说下篇会有老喻串场,本来是打算在江副队叫伯母小周差点跟着叫那里插个回忆杀,一个心脏邀请寡言少语的周队到他家做客,跟着他喊了自家母亲“妈”并且浑然不自知的周队被喻母当成了儿子的男朋友嘘寒问暖打探底细,周队被这份热情吓得大惊失色,某个坑妈坑友的心脏只是在一旁笑啊笑啊。

        本来无所谓的夜中交流,只是最近看了一点东西,又想起查东西的时候人家说轮回是一个没有灵魂的队伍,觉得很难过。虫爹也说他在写轮回的时候着墨过少了,特别是对于小周。但是我个人觉得一个队伍,一个最后拿到冠军的队伍绝不是没有灵魂的,我想用我特别稚嫩无力的描写去阐述一下我对这个队伍——这样一个面对失败队员还能坦然地开玩笑的队伍——的灵魂的理解。

        如果能传达到就好了。

        再次感谢各位的阅读,和那位留言的姑娘。谢谢你,让我知道还有人在看我写的东西。真的谢谢。

         ps:说是三个人的主场,但其中小周和羊习习还是占了一大部分,所以打了他们两个人的tag。

评论(3)
热度(75)

© 想要好好学习的混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