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写手|什么cp都吃

关于

【双张】过年01


      阅读注意:
       ★盗笔全职背景
       ★私设有
       ★时间线是乱的
       ★ooc
       ★重发,重新排个版。
       
       
        春节临近。

        张佳乐一甩小辫子,咬着棒棒糖从自己座位上起来,晃去了张新杰那边。

        “诶,你票买了么?”

        过了一分零八秒,训练时间结束。

        “买了。”张新杰点点头发声:“今晚九点二十的班机,估计明早十点能到家。”

        “成。”张佳乐“咔擦咔擦”嚼着嘴里的糖果,轻叹一声:“又要回家,可愁死我了。”



       
        张佳乐和张新杰是同一个本家的。虽然从姓上可以推断,看着确实是很难让人信服。毕竟张新杰像是上了发条的钟般严谨,张佳乐要真的以钟作比喻的话,那也是那种成了精,串种串到花果山去的那种。

        可这偏偏是事实。就连当初张佳乐来霸图也是张新杰先提出然后一手搞定的。

        其他队员们啧啧称奇。张佳乐眨巴眨巴眼睛:“我们还是青梅竹马呢!”

        “真的假的?”其他队员瞪大了眼睛,然后纷纷过去拍张新杰的肩膀:“副队你不容易啊……居然是在这么恶劣的生存环境下长大的。小时候因为运气吃了不少苦吧……”

        “……”张佳乐恨不得施个法把他们都变成韩文清的沙袋。


       
        回家的路就像张佳乐的夺冠之路一样是坎坷的。

        张新杰在机场刚准备检录,张佳乐就放下电话万念俱灰地对张新杰说:“改签。我们去杭州。”

        张新杰了然:“我买的就是杭州的机票。”

     “你早料到有这一出?”张佳乐跳起来。

        张新杰说:“来,检录了。”
       
        张佳乐大大咧咧推开店门的时候,刀光一闪而过。他侧身躲过,抓住攻击他的那个人的手臂一拉一拽,敲了从侧面工过来的人,一个矮身,避过面前的又一刀,顺势抬起脚踢了那人的档。

        “我新招的伙计呢,”有人从店里走出来,朝攻击张佳乐的人做个了“停下来”的手势,“下手轻点。可别害人家断子绝孙。”

        “老板我没事!”被踢到档的人装作若无其事,“为您服务!断子绝孙也值了!”

        “成了别贫了。”吴邪熄了嘴里的烟,“去忙吧。”又扭头对张佳乐说:“乐乐不错呀,身手没退步。”

        “谁允许你叫我乐乐了!”

        “成。”吴邪改口:“小乐乐快进来。”

        “你——”张佳乐气急。

        “新杰也进来吧。”吴邪招呼张新杰。


        张新杰点点头,拍了拍张佳乐的背:“走了。”

       
        张佳乐和吴邪的渊源要追溯到张佳乐还很小的时候。


        那也是一个春节,张佳乐作为一个主家的孩子和其他小孩一起在一个院子里过年。大人们在商量事情,他们就被勒令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出去了就要受到惩罚。

        张家的惩罚。即使是很小的处罚,都是很恐怖的,足以用来威慑这些小孩子。


        可张佳乐他当时经历了点事,院子里的人他都不认识,看着平常玩一块的孩子们组团玩去了,他自己心里不太高兴,又不是很喜欢这院子。于是他瞅着别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三两下蹿到墙边的树上,踩着树枝就出去了。

        然后跑了三步就撞了吴邪。

        吴邪正在想事情,没料到突然出现一个小孩。嘴里的烟都掉了,落到张佳乐手心里。张佳乐懵了,心想没有这么倒霉吧……


        手心里的烟“嗞嗞”作响。


        张佳乐:疼疼疼疼疼。


        吴邪看着甩手的小孩好笑,蹲下来:“你从哪冒出来的?小孩不应该在院子里乖乖呆着么?”

        “……”张佳乐瞅了瞅吴邪手指:“你不是张家的人。”他说,“你很想知道么?你不告诉别人我出来了,我就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能知道啦?吴邪无语了阵,随了这小孩的愿,“好。不过我先带你去我房间里擦点药膏。”他指了指张佳乐的手心。


        张佳乐点头,心下松了一口气,心想运气不错逃过了一劫……他出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不会被人抓到,毕竟大人们都去开会了。惩罚,说到底他还是怵的。大人们商量事情一般要商量很久,要几个时辰,现在才过去了一刻钟,估计这个人是被请来的那位贵客,只是来参加家宴。


        只要不被族内人发现就都没事。他心想。


        这种庆幸只维持到吴邪上药上到一半张起灵推门进来的那一刻。


        吴邪说:“我没说啊。是他自己看到的。”


        面色惨白的张佳乐在考虑面前这个族长是别人易容的可能性。


        族长后面冒出来一个抱着文件夹的小团子,恭恭敬敬地叫了声“族长”。


        可能性:0

        张起灵沉默着。

        张佳乐有一种死期将至的感觉。

        “小哥你别吓人小孩,”吴邪对张起灵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刚出院两三步就撞到我了。”

        张起灵“嗯”了一声。

        吴邪接着给张佳乐上药,“你们会开完了?胖子在那边屋子睡得可香了。”

        “没,拿东西。”张起灵看了张佳乐一眼,进去旁边屋子一趟,就带着他身边的小团子走了。

        张佳乐:就、就这么揭过去了?

        吴邪上完了药,“成了。你要跟我讲讲你是怎么出来的么?”

        张佳乐从椅子上跳下来笑开了,“我当时可神勇了!”

        可见张佳乐从小就养成了从危机里快速恢复过来的本领,令人敬佩。


       
        “孤儿?”吴邪吃了一惊,但他的语气是很平淡的,只在句尾稍稍有一点起伏。

        “对。”

        张起灵看着吴邪,希望他的表情能有更大的起伏。他再次见到吴邪的时候,吴邪变了很多。但一切事情的完结,也终于让吴邪可以卸下很多的东西,重新成为吴邪。

        可有很多东西都回不去了。

        当时胖子拉了他,解雨臣和霍秀秀,组成“如何让吴邪重新找回他的二”行动小组。头一回几个人讲了大半天——当然,主要还是胖子在和霍秀秀扯皮,毫无进展。然后又偷偷摸摸地使了些蹩脚的小手段,统统失败。

        吴邪也察觉到了他们在干什么,不想让他们太担心,也试着改变自己的状态。但他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起不了波澜了,经历了那么多的事,终于解脱的时候,他突然就有了一种不想活下去的欲望。他已然看的太多了,算计的太多,跌宕得太多,这使得安全下来的世界对于他已经变得无趣,甚至让他有了一种不真实感。他撑到现在,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小哥胖子他们——他不想和这些人分开。

        张起灵站在他面前:“对不起。”

        他勉强扯了扯嘴角:“小哥你说什么呢——应该的。也不全是为你。”

       
        “你想收养他吗?”张起灵问吴邪。吴邪愣了:“我?”

        张起灵点头。

        吴邪心里合计了一下:“……那得看他。”

       
        吴邪挺喜欢张佳乐的。

        吴邪是喜欢孩子的。孩子的那种单纯让他觉得孩子才像是人间真正活着的东西。

        再来张佳乐确实是一个长的很讨人喜欢的孩子。第三是张佳乐实在是太闹了,比一般的孩子闹几倍。给他讲个过程手脚并用,蹦哒得可欢结果一头撞到柱子上。

        吴邪:……

        他有点想笑。


        张佳乐的闹和蠢让他感觉沉闷的空气有了一种动态的鲜活。

        张家也能出这样的孩子。他回忆了一下自己见过的张家小孩,这操作一定出了某种错误。

        不过,是挺让他高兴的错误。
       


        张佳乐是以一种欠了人情就要还的姿态被吴邪拎回杭州的。


        王盟结结巴巴地说:“老板……你儿子、儿子、这么大了?”


        霍秀秀说:“和你长的不像啊你是不是被绿了?”

        黎簇喜出望外:“有人来受我受过的折磨啦?”

        胖子说:“这是我们天真从张家靠着魅力拐回来的,黎小同志你这种‘我受苦别人也要受苦’的思想倾向十分危险,哎大妹子你别一来上手摸人家啊——”

        霍秀秀蹲下来拍拍张佳乐的头:“你叫什么名字呀?”

        “张、张佳乐……”

        黑眼镜正好从外面推门进来,他晃着小辫子对吴邪说:“哟,有小孩啦?”

        这是张佳乐在杭州的第一天。他第一次接触外面的世界,陪内心依旧是那个热爱吐槽但被重重阴影遮盖最近才露出一点真模样的吴邪和扯皮扯的上天入地的胖子坐了一路的飞机,回来就碰到了和胖子扯皮功力不相上下的黑眼镜以及吐槽功力接近吴邪的黎簇。


        我们本来可以看到张佳乐之后的人生会出现一条名为脱口秀天王的道路,如果第二天张起灵没带着他身边那个小团子——张新杰过来的话。

-tbc-

评论(1)
热度(28)

© 想要好好学习的混水 | Powered by LOFTER